古污文乖不疼的坐上去_古代肉禁忌文高辣

两个人陆续离开了教室,冯炎一下子没了靠山,也灰溜溜的回到了座位上,一言不发。 人呐,就是犯贱,你越是忍让,越是被欺凌,不如奋起反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http://www.tonghaoda.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246.jpg 下午这场约战,我肯定要参与的,毕竟这事因我而起,要是我都不参加的话,就有些不近人情了,以后也没人再来帮助你了。 上课铃响,静颖才慢吞吞的从外面进来,她刚刚坐定,老师就来了。 我也没多问,可能上厕所去了,刚刚我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啊,还好没让她看见,不然都没脸见她了。 一节课上的云里雾里,我发现自己现在很难听得进去老师讲课了,满脑子都是下午该如何冲锋陷阵的场景,想想都够热血沸腾的了。 终于,一节课在漫长的催眠曲中度过,我趴在桌子上睡觉,养精蓄锐。 “刚刚没事吧!”静颖用食指戳了戳我的手肘,小声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不是还要保护你么,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别人!”我扭头笑道,心里却有些虚,有点怕她揭我。 “我刚刚去办公室无意看到你的学习成绩,第八名,不是那种会惹是生非的人呐,你说,是不是因为我那件事?”静颖倒没说什么,接着问道。 原来是去了办公室,该不会去打的小报告吧,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决了,要是打的小报告,我现在哪里还能坐在这里啊,早就去了办公室。 “不关你的事,是因为他们欺负一个女同学,我就说了几句好话把他们得罪了。”我笑道,要不是静颖不问起来,我还真忘了我救的是哪位同学。 当即我四下看了看,才发现那名女同学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对方很快就尴尬的低下头去,不在看我。 “诺,就是她。”我指着那里道。 “你说的是那个扎了一个马尾辫,三组四排的女生?”静颖疑惑的问道。 “对,就是她!”我确认了下位置,肯定的回道。 “周子墨!怎么可能!?她家比较有钱的,可是个标准的白富美,难道说有难言之隐?”静颖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个,还真看不出来,莫非她家道中落?现在被人欺负也没办法了? 除此之外,也想不到什么其他合理的解释,届时倒是有些同情他,有钱的时候,应该有不少人敌视他们吧,现在没钱了,估计也没什么人帮助他们。 这样一来,倒是和以前的我差不多,甚至于还要悲惨一些,毕竟她树敌要比我多得多啊! “可能做生意失败了,破产了吧!”我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不然一个堂堂白富美,居然被这么欺负,是在不合理啊! “嗯,有可能,听说你们下午约架了,你也打算去吗?”静颖又问道。 这事我也没打算隐瞒,反正她迟早都会知道。 “是的,人家帮了我,现在他们间的冲突,我自然也会出面帮忙啦!”我笑道,刚好还可以去学学打架的技巧,如果能被毛子认可,成为他的小弟,也是可以的啊! “那你最好和几个比较好的兄弟在一起,如果落单了,可能会被一群人围殴!”静颖严肃的提醒道,眼神中却布满了担忧。 被她关心,心里暖暖的,我鬼使神差的用手摸了下静颖吹弹可破的脸颊,静颖也没注意,被我吓了一跳,赶紧往回缩了缩,羞的满脸桃红。 “流氓!不和你玩了,我要写作业了!”静颖小声嘟囔着,然后低着头认真的记着笔记。 我被她娇羞的模样逗得有些开心,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香簟爽眠,幽韵撩人!不好意思,没忍住!” “我又没放在心上,好啦,我真的要学习了,你自己多注意一点嘛!”静颖眨着明亮的眼眸,调皮的说道。 “嗯嗯,谢谢!”我笑道,没想到静颖懂得还挺多啊! 低头摸出手机,才发现一条罗安的信息,就是问我下午去不去。 我回到一定去,就没在看手机了。 又是一节百无聊赖的课程,下课之后,我跑去厕所,回来却被那名叫周子墨的女孩拦住了去路。 女孩倒是落落方方,温文有礼,和静颖是两种不同的女生,她全身散发着大家闺秀的气息。 “怎么了,又遇上麻烦了?”我纳闷的问道,难道冯炎没被我打怕?上次打过一次之后,就乖了许多。 周子墨沉默了会,才慢慢的说道:“那天的事,非常感谢,当时太害怕,没敢道谢,后来准备找你,又怕给你添了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我听说你要和他们打,所以……请不要去打!” 我听完乐了,一来是居然还有人觉得我是当初那种胆小怕事的人,二来感情这姑娘一直在偷偷关注我啊,看来做好事还是有好报的嘛,至少还有人惦记着你的安危。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这架我一定要打,不为别的,就为了报一个恩情!”我道。 “可是你没有想过,要是两方的老大出面,必须有一个为这起斗殴负责的替罪羊,你现在不是任何一边的小弟,最后的替罪羊指定是你!”周子墨有条不紊的说道。 她的理论让我愣了下,如果真的闹大了,我还真的可能成了替罪羊,这样的话,咋整? 这下让我陷入了两难之地啊,不帮,肯定落了个忘恩负义的名声,帮,闹大了我搞不好会被开除啊。 这事就难搞了!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我对周子墨说道,“还有,上次我帮你的人情,你也通过这一次还清了!当然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 就冲周子墨过来提醒我这件事,我觉得她是那种为了还清人情帐可以做出很多事的那种人,要做到问心无愧为止。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我当然不能让她老是来提醒我,不然她可能会因为我遇见什么麻烦。 后来她果然为了我遇到了一次极大的麻烦,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和她一前一后的上楼,现在和毕扬闹翻了,我随时都要防范毕扬的小弟,避免身边的人受到了牵连! 而在我上楼梯的时候,电话居然响了,打电话的是罗安,电话里就说了一句话,下课到高三五班来,老高要见你! 老高,高三的三大佬之一,他居然要见我,看来毛子和毕扬约架的事,肯定被他知道了,我犹豫了会,才说道:“我一定会去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tonghao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