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总裁攻妻步步为营》-(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妖艳贱货

夜色阴郁,外面乌云攒动,一声闷雷平地般炸响,震得沈眉妩心尖儿直颤。

房都进了,还不脱?

噙着浓烈酒味的炽热气息喷打在沈眉妩敏感的颈部上,教她娇躯又颤了颤。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但凡是人总是有自尊心和羞耻心的,更何况她还从未在一个男人面前有如此放浪形骸之举?

欲擒故纵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在我面前脱得一丝不挂么?还是说,要我亲自动手?

他将身子立正,退后了一步,深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感应到男人轻轻抬了下手,沈眉妩心上更栗一分,害怕这男人太过粗暴会伤了自己。

她向来是识趣的,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自己时,难以启齿的话及时地从烈焰红唇中挤出,我自己来。

手指艰难地挑了下,罩在外面的单薄白衫便从肩头滑落,黑色泳衣包裹着的身体暴露在微微湿热的空气中。

衣衫落地,声音轻乎其微,击在沈眉妩心上,让她更觉耻辱。

嗯。继续。

一尺之外,男人猎艳的目光毫不遮掩地攫住了她,就像在外面的游泳池旁一样。

昏暗的房中,淡淡月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中投射在床前一角。

她不敢再去看面前的男人,脑袋微微一偏,看着地板上被拉长的影子,孤立无援,跟她此刻一般。

她需要依靠这个男人来摆脱沈煜尘和救她入狱的父亲。

哎……你们男人怎么总是这么猴急?池公子不是江城人们口中的禁欲系的男神吗?想来也不过如此。

她娇嗔一句,实则为自己壮胆,纤细手指绕到脖子后面。

只听得男人眺达低笑一声,她眉梢拧了拧,但动作不敢停,直至将衣料统统剥了个干净,掌心里已满是冷汗,仿佛用了她一生的胆量。

一道闪电劈闪而过,刹那间房中骤亮。

那女人白肌玉肤连同她的骇怕,尽数收入池慕寒的眼底。

沈眉妩搂紧了自己,暗暗庆幸自己脸上还戴着一张面具可以遮羞。

一只男人的手突得伸来,紧握住她的肩头,像被那火热的掌心烫了下似得,她不由地哆嗦一下,另一只手钳住她下颚。

他盯着狐狸面具下的那双潋滟的眸,似要将她望穿。

沈小姐在未婚夫的生日宴上这么煞费苦心地勾引我,是胃口太大,沈煜尘满足不了你?

今晚是沈煜尘的生日宴,一个大型的化妆游泳派对,聚集了商场精英和豪门公子、名媛,男女们都戴着面具,谁也认不出是谁,与其说是生日宴,不如说是有钱人刺激新奇的猎艳派对。

池家标榜着江城第一豪门,池慕寒作为池家的继承人,自然是矜贵而独特的。

自他踏进沈家庄园,他就没有戴面具,像个局外人又像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泳池一旁,端着一杯口感醇厚的拉菲,冷眼看着这个花花世界。

沈眉妩上前跟他喝了一杯酒,自以为他不会认出她,可她终究还是低估了池慕寒的眼力,能在赌王家族成功上位的男人又岂是随便糊弄的?

我……被揭穿后的沈眉妩有一丝尴尬,想说些什么,却抿了抿唇止住,豁出去一般双手攀上男人后颈,整个儿软倒在了男人的怀里,笑媚从生,池公子的魅力又岂是我那不中用的未婚夫能比的?

池慕寒不知道一向低调的沈家小姐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实在有趣!

沈小姐的放荡还真教人刮目相看,只是——他顿了一下,怀里是女人软绵细腻的腰肢,有一股淡淡的少女馨香,惹得他心头泛起一丝涟漪,似乎推开这个女人是大错特错的。

池慕寒唇角扬了扬,又轻笑道,这样的你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有什么两样?

QQ截图20180707151634.jpg

第2章 喜欢我什么

哪怕被嘲讽挖苦,沈眉妩也只有死死忍着的份。

男人指尖挑开她面上那方妖娆的狐狸面具,暗色的夜中,女人那张美人脸在外面电闪雷鸣中忽暗忽明。

沈眉妩,给我一个非上你不可的理由!

沈眉妩想这个男人还真是麻烦,男女之间本该是水到渠成的事,还让她给他一个理由?

思索半晌,沈眉妩才闷哼一句,我喜欢你呗。

喜欢我什么?

财大气粗。沈眉妩老实的说,千真万确这是她的心声。

嗯?财大器粗?

他眯眼逼近,一抬手按向门边的开关。

沈眉妩来不及咀嚼池慕寒的这话什么意思,只听得啪的一声,房间顿时变得亮堂。

强烈的光线让人不适,沈眉妩闭了闭眼,再睁开,看着面前男人似笑非笑睇着自己,他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内眼角微微呈钩状,外眼角上翘,细长有神,但又让人捉摸不透。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一种无名的尴尬羞赫袭上心头。

她微微一垂首,随即脚下一空,就被男人打横抱起,往床上走去。

本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按部就班了,可这个男人总不按常理出牌。

他俯身拉过了薄薄的蚕丝被,兜在她身上,又意味不明地笑了下,沈小姐,矜持的女人比较可爱。

意思是说她不够矜持,所以不可爱!可她要是有矜持的资本,也不需要走这一步了。

声音才落,便见他要抽身离开,沈眉妩突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她来不及多作思考,一坐而起,抓住了他的手臂。

这里是沈家的客房,沈煜尘不会找过来。她咬了咬牙,还是说你怕他?

哪怕沈国栋没坐牢之前,我都没把你沈家放在眼里。他仍旧是轻轻一笑,风度翩翩的模样,像是随口说了个笑话似得,只要我想,就算在沈煜尘的床上办了你,他也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

他眼里满是讥诮,还噙着一丝不耐烦,不屑一顾地收回视线,正要甩开女人的手臂,却被她一把用力拽到了床上。

池慕寒眉头一皱,发现身体里起了微妙的变化,除了一处之外,四肢都变得无力。

抬。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tonghaod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