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慢点慢点疼不要再塞了 忍着点啊,别叫的太大声

法国凯旋酒店,是世界上的第六大高楼,是法国最好的六星级酒店,在酒店里来说稳坐第三把交椅,已经成了法国的标志性建筑之一。酒店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寝室用品、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每个前来法国旅游的人都想要在这里住一晚,享受一下高高在上的感觉。 http://www.tonghaoda.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06.jpg 金秋十月,正是旅游的旺季,可是今天凯旋酒店却不接待任何一个顾客,就连已经入住的顾客也是客气的请了出去,哪怕为此付出巨额的赔偿。有的人不在乎那点赔偿,吵嚷着想要讨要一个理由。一个经理走过去,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耳语了几句,只见他走的比兔子还快,就连赔偿都不要了。随着凯旋酒店顾客的离去,凯旋酒店门前的道路已经被戒严了。一个个身穿笔挺西装,带着墨镜的精悍大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将整个街道严密的保护起来。或有不服气的,但随着大汉们的霹雳手段,除了跑的更快外再也不敢聒噪。 中午时分一队宝马车队缓缓驶来,中间一辆加长版的林肯,显示着主人身份的不一般。车队驶到凯旋酒店门前,宝马车门同时打开,从上边下来一众大汉,如临大敌的排列在道路两边,双目精光四射的巡视着,看的周围看热闹的人一阵胆寒。不多时,那辆加长林肯的门打开了,下来一个双鬓斑白的老人,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高大的男子,现在佝偻着身子仍然比一般人高,他在不住的咳嗽着,好像随时都要死了一般。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美艳的女人,双十年华,带着地中海迷人的风光。老人咳嗽着,弯下腰来,他的头就靠在女人那丰满的胸部,看的周围的人一阵眼热。有些人不由得暗自可惜,可惜了一朵好花。只是他们不敢说出来,他们看到那阵势,不甘心又能如何。 等到老人几乎把肺都要咳出来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把手中的手绢很是高雅的收起来,然后向着酒店走去。一众大汉鱼贯而入。很快大街上就冷清了下来。 “大··大哥,前边戒严了,过,过不去了。”一部出租车停留在凯旋酒店门前的街道上有些结巴的说道。司机不是结巴,只是后边坐着的那位客户委实有些可怕,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就是坐在那里,就好像无数的孤魂野鬼在围绕着他旋转一般,一身的凶煞。他大概三十来岁,脸色惨白的吓人。尽管相貌堂堂,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哥,但却没有人觉得他帅,因为没有人敢看他,他就像地狱的勾魂使者一般。 “哦”那个苍白男人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掏出钱包付了钱就下了车,并没有司机想象中的危险。但是司机仍然等那个男子一下车就绝尘而去。男子抬眼看着周围戒备森严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奇怪,抬步向着凯旋酒店走去,并没有把戒严放在眼里,而旁边的黑衣大汉好像也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居然视而不见。他旁边跟着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油光满面的。苍白男人走的很快,胖子一路小跑的跟着,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荡漾起令人恶寒的肉波。 “这位就是鬼社鬼蜮八骏中的煞鬼薛豹薛先生吧?”惨白男子两人还没有走到,老人身边的年轻女人已经满脸笑意的迎上前来。旁边看热闹,方才还在怀疑这里戒严,看到那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走过去,本来想要效仿一下,只是听到女人的话后就有些后怕的停住了脚步。他原来就是鬼蜮八骏的煞鬼,众人恍然大悟,只是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煞鬼这么的低调,居然坐着出租车来,跟方才的排场差距是如此的大。但却没有人认为煞鬼的身份低。不见他们是在等煞鬼吗,而且等的颇有耐心。 “嗯。”煞鬼薛豹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算是回答了。这本来是很没有礼貌的做法,但是年轻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快。其一是她根本不敢有什么不快,连她的老板对这个中年人都要陪着小心,何况是她?其二是她知道这个煞鬼是真的不愿意说话,除了相熟的人外其他的人根本连理都不理。所以女人满面笑容的把薛豹迎进了酒店。只是她对身边的胖子那色色的眼神有些厌烦。看在煞鬼的面子上又不能发作。只好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但胖子好像也知道她不能对他怎么样,居然有恃无恐的继续盯着看,脸上还露出引人遐想的笑容,看那**的模样,可想而知脑海中欢幻想的场面。 薛豹两人跟着年轻女人一路来到了凯旋酒店的顶楼。路上那个胖子感觉好像是在梦里一般,没有想到生活还可以这样。眼睛有些不够用了,不再盯着女人看,而是四处打量着富丽堂皇的酒店。本来就行动不便,再加上注意力不集中,好几次差点跌倒。三人来到顶楼的会议室,女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薛豹当先走了进去。坐在首位的老人看到薛豹,在旁边大汉的扶持下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迎上前去,伸出手笑道“欢迎煞鬼薛先生。”只是就是这几步路,好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有些气喘吁吁,然后又是一阵的咳嗽。 薛豹那生冷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握住了老人的手,客气的握了一下,嘴中说道“客气。” 老人知道薛豹的性子,也就不再寒暄,开门见山的道“薛先生不知道想要怎么处理这就事情。”说完就饶有兴趣的看着薛豹。 其实薛豹这次来这里的原因就是因为身边的胖子。胖子在法国的唐人街开了一家餐馆,生意也算不错。一天几个外国人来他店里吃饭,居然发现饭菜里有只蟑螂。只是胖子并不承认是他的原因,而是大骂那些外国人没有钱,想要吃霸王餐。那些大汉是意大利黑手党的人员,虽然根本排不上号,但也是不肯吃气的主,更何况还是他们的理。一言不合之下就把胖子打了。胖子受不了这个气,就找上了煞鬼薛豹让他来主持公道。所以薛豹约了黑手党的教父出来谈判一下。 “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不但不给钱还打人,总要付出代价。”薛豹淡淡的说道。 “是啊,他们下手可黑了,现在我身上还疼呢。”胖子见缝插针的抱怨道。只是眼睛瞥见老人眼中闪现的一丝精光,吓得赶快闭上了嘴。他不禁有些后怕,这些人可是他惹不起的主啊,怎么一时没忍住,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好在看他知趣的闭上了嘴巴,老人也没有说什么。 “什么代价?”老人干脆的道。 “每人一双手,另外再把你们黑手党在法国的产业拿出一半出来赔偿损失。”薛豹好像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多么的苛刻,仍然淡淡的说道。 “先不论那只蟑螂是怎么来的,薛先生不觉得代价太大了吗?我看这位老板也没什么大碍,何况我们黑手党一半的产业薛先生可知道有多少,胃口可不要太大。”老人的脊背慢慢的直了起来,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刺得人浑身不自在。旁边的随从不自然的退后了一步,只有薛豹仍然安之若素。 “鬼社里我是负责照护世界各地华夏国在外人员的,现在出了这个事情,这是不给我们鬼社面子,那么我们只能让他们狠狠的出次血,才能杀鸡给猴看。”薛豹的话越来越冷,到了最后都能把人冻住了。浑身的煞气好像已经凝聚成形,向着老人身上的气势扑去,迎面给人一种尸山血海的感觉。 两人僵持了好久,周围的人一动也不敢动,好像动一下就会引发爆炸一般。许久后,老人的脊背再次的佝偻下去,低低的咳嗽了几下,说道“我可以狠狠的处罚他们,但不能砍他们的手,我做老大的也要维护下边人的利益。一半产业我可以给你。”老人仿佛一刹那老了十岁一般,有些穷途末路的说道。 “我要他们公开声明道歉。”薛豹想了想,感觉确实有些过分,决定退后一步,但还是不想轻易放过,于是补充道。胖子在旁边听得眉开眼笑,已经开始盘算着他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了。说不定自己也可以住进凯旋酒店,还要找个像旁边那个女人的女人好好的···嘿嘿。 “好吧。”老人无奈的说道。 “那我走了。”看到事情谈完,薛豹起身告辞道,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教父”看到薛豹已经离开,旁边的女人有些忍不住的道,只是看着老人满头的大汗,好像经过了一场大战一般,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形势比人强,这个道理她懂,她并不是只是一个花瓶而已。 不久,一个精悍的大汉走了进来。他走进来,抬眼看了一下四周,有些欲言又止。 “不要紧,有什么说什么吧,屋子里的都是自己人。”老人淡淡的说道。听到老人的话,不论是年轻女人还是身边的跟班都露出激动的神情,此刻就是让他们去死也会义无反顾。本来还有些的不满,也立刻烟消云散。老人虽然看不到,但是他的耳朵却很灵敏,可以从身边人的呼吸知道他们的心情。听着周围人有些加重的呼吸,老人的嘴角悄无声息的笑了。当了教父那么多年,如何收揽人心,可谓做的炉火纯青。 “我们盯着煞鬼,发现他从酒店离开后就把那个餐馆老板的四肢打断了。我们并没有动手。” 老人笑了。他才不会相信薛豹不知道那只蟑螂就是餐馆不小心所造成的。他今天来这只是为了维护鬼社的面子而已,但却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拿着鬼社当枪使。这种事情他以前也没少干,只是现在自己势弱,变成了屈服的一方罢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所以安排人找机会把胖子做了。敢在黑手党太岁头上动土怎么可以不付出一定代价呢?虽然如今的黑手党已经不复往日的风采,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可以亵渎的。不过这个结果老人还是比较满意的,老人的嘴角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意。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tonghaoda.com